筆趣庫 > 恐怖片場 > 正文 第1184章 鏡中世界的出口
    第二次碰撞爆炸剛過,小鉆風整個人竄了出去,腳下像生了風一樣,三秒之后便到達背包處,而現在,距離下一輪爆炸還有幾秒鐘的時間,這幾秒鐘,足夠他跑回梧桐的保護罩內。

    等到距離靠近之后,千江月放出鎖鏈,讓小鉆風回來得更快。

    雖然成功的可能性不高,但是畢竟是機會。

    也許有用呢?

    小鉆風回到保護罩之后馬上將背包輕輕放在地上,接著拉開金屬拉鏈,他拿出第一塊鏡子,鏡子表面已經碎成蜘蛛網,根本無法正常使用。

    “鏡子至少需要有半塊完整,不然我進不去。”小鉆風大聲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是他進入鏡中世界的條件。

    周圍的演員聽見之后,也幫忙將背包中的鏡子拿出。

    兩秒后,皮影戲拿著手中黑色邊框的鏡子問道:“這塊可以嗎?”

    小鉆風抬頭看了一眼,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這塊黑色邊框的鏡子碎成了三塊,兩塊比較小,一塊比較大,大的那一塊也就比頭大一點,想要鉆進去需要非常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“其余的都不行。”千江月拿出最后一塊鏡子,同樣的蜘蛛網紋路,完全不符合要求。

    “就這塊了!”小鉆風讓皮影戲將鏡子擺正,之后他趴在地上向鏡子里面爬去。

    他的頭部一點一點進入到鏡子中,接著是脖子,再是上半身,到這里的時候,他的速度變得非常慢,肩膀處不小心觸碰到了鏡子表面的裂痕,鋒利的傷口頓時出現在觸碰裂痕的皮膚表面。

    鮮血逐漸從鏡面中擴散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皮影戲想要提醒,卻被小鉆風擺手的動作打斷。

    鏡子上的裂痕對于進入鏡中世界的小鉆風而言猶如鋒利的刀片,正因為如此他才需要一塊足夠大的鏡子,身體其余的部位還能想辦法,但是頭部因為根本無法縮小,所以不能妥協。

    隨著腰部進入鏡子內,小鉆風加快了速度,兩秒后,他的雙腿也已經進入鏡子當中。

    小鉆風從地上爬起,他右手捂著自己的左手手臂,此時他的左手手臂正在向下滴血,不過他沒有多管,只是用力按住傷口。

    鏡中世界是真實世界的鏡像翻轉,里面的一切都和真實世界一樣,只不過除了他以外,并沒有真實世界中任何活著的生物。

    小鉆風環顧四周,他依舊站在人行道上,不過鏡中世界的人行道上卻并沒有車輛相撞,千江月與江蘺開的車正安安靜靜停在路邊,一切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“鏡中世界會反映真實世界的情況,看來我們開的車的確停在了路邊,人蛇白練的攻擊應該是幻覺,但是他又堅信自己能夠拉我們陪葬,說明不是幻覺,如果是幻覺,他的目的根本無法達到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結果比我想象得更加復雜,幻覺恐怕只是將我們困住的手段之一,我想人蛇白練為了殺死我們還使用了其余的能力,例如同時使用兩到三種怨氣展現出來的效果,代價是他會提前死亡。”

    小鉆風說話的同時也在思考解決辦法,同時,他也在尋找視線內一切能夠被利用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并不僅僅只是為了救鏡外的人,也是在救他自己。

    一直待在鏡子當中,生命力會不斷被消耗,而且鏡鬼也會找上他,被鏡鬼抓住的后果將會永遠被困在鏡中世界,與死亡無異。

    偶爾有一、兩輛車駛過,卻根本沒有停留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鉆風也無法上前求救,因為改變鏡中世界的任何東西都不會對真實世界造成任何影響,只能由真實世界改變鏡中世界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車窗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的車窗能否成為鏡子?

    小鉆風不確定,但是的確有這種可能,車窗將會成為另一個出口。

    從人蛇白練封鎖的世界中逃離的出口。

    小鉆風來到汽車車窗前,他將手貼在車窗之上,發動技能鏡師,接著,他的手掌慢慢沉入車窗內。

    可以!

    小鉆風連忙鉆了進去,他再次站起的時候,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真實世界。

    他急忙來到車邊,貼著車窗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車輛內,錢倉一等人正安靜地坐在車內,雙眼呆滯,完全不像正常人,坐在車內的人身上已經開始出現血跡,而且傷口正在迅速增加。

    小鉆風四處看了一眼,在路邊找到了一塊皮球大小的石塊,他舉起石塊砸向玻璃,玻璃哐當一聲應聲而裂,之后,他連忙呼喚車內的眾人,可是卻沒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忽然,梧桐的左臂竟然直接被折斷,接著以詭異的角度拐向左側,宛如胳膊肘往外拐的真實表演。

    小鉆風雙手扯著自己的頭發,四處搜尋,他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,剛才爬起來的時候,車底下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東西,于是他馬上低下頭。

    黑色轎車的車底有許多鵝卵石,這些鵝卵石并非凌亂擺放,而是擺成了一個圈,圈內則擺了一個‘死’字。

    小鉆風趕緊伸出腳將鵝卵石圈踹亂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寓言三聲的驚呼從上方傳來。

    有用!

    小鉆風馬上爬起,向身后千江月的車輛跑去,他一個滑鏟直接鏟向車底。

    這輛車車底,同樣有鵝卵石圈,也同樣有用鵝卵石擺出的‘死’字。

    寓言雙手抱住自己的頭,口中的喊叫聲并沒有停止。

    “你叫夠了沒有!”千江月的聲音從后方的車輛傳來。

    寓言剛想反駁,忽然意識到剛才的危險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,他頓時松了口氣,接著,他眉頭一皺,將車門打開,伸出頭反駁道:“關你屁事啊!”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眾人在人行道更遠的樹林中找到了人蛇白練焦黑的尸體,與其說是尸體,倒不如說是尸體留下的焦痕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的同時,錢倉一心中總算是松了口氣,他在尋找的過程中真的害怕地獄電影在忽然來一句‘抱歉,我剛才開玩笑的,演出繼續’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千江月在遠處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錢倉一回頭看了一眼,樹林中只剩下他一人,他看著人蛇白練留下的黑印說道:

    “運命惟所遇,循環不可尋。”

    “這句詩的意思是命運遭遇往往不一,因果循環奧秘難尋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說,你與其去相信所謂的命運,倒不如想想自己究竟想得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鬼鎮創造了你,但你不是鬼鎮,你是你自己,是白練。”

    錢倉一說完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.com。妙書屋.com
彩票一元购